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最近的日子,越來越容易忘記,很多以前發生的事已經漸漸從我的腦中抽離,像是沉睡了許久的迷濛,又像是進入昏睡前的模糊。這也許是好的吧,畢竟要騰出舊的記憶,才能更容易的接納新的人或者事。 回想走過的這些年,確實不是一帆風順著的。有過挫折,有過失敗,有過痛苦,有過悲傷。但是,我不討厭或者怨恨任何人,也不曾討厭過或者怨恨過任何人,並且將來也不打算討厭或者怨恨任何人。那些從我生命中走過的人們,有我喜歡過的人,有喜歡過我的人,有我傷害過的人,有傷害過我的人,有的最終成了我的朋友,有的最終還是我的陌生人。可是,我不討厭、不怨恨他們任何一個,不是因為我寬容,而是因為卑微的我沒有資格。沒有資格去討厭怨恨他們中的任何一個,也沒有資格去把自己的討厭怨恨放縱到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身上。 最黑的黑就是背叛了吧,想想那時候真的是覺得天要塌了,所有的信任全部破滅了,心裡難過得恨不得把心揣兜裡包上好幾層都還覺得疼。可是現在想來,卻只覺得是年少時的小打小鬧,不覺得怎樣了。那時候還以為會是一輩子的傷,還以為自己會永遠記得,現在卻早已經釋懷。那時候也以為會是最深切的傷痛,並且也因此和別人看似風輕雲淡的無所謂憤怒的抗爭過,現在想想都覺得好笑。這個過程,在不知不覺間業已完成,等我警醒過來,那些曾經發誓要銘記的記憶早就不知去向了,我不知是該悵然所失,還是該暗自慶幸。或者說,我其實並沒有那麼想要去記得那些事,甚至也可能我一直都在逃避那些記憶。所以,當過去終於有一天真的過去了,我的內心深處是有一絲喜悅的,不是對過去的拋棄而沾沾自喜,而是對重新的開始的嚮往。只是,在哪裡跌倒的,便有意識的不敢不去避得遠一些了,近乎於強迫症般的抗拒。這大概是後遺症吧,不過,無所謂啦,有得必有失嘛,實在沒必要那麼貪心的。 腦子裡並不是所有的記憶都是悲傷的,還有些快樂到耀眼的記憶是我怎麼也無法忽略的。我總覺得自己其實大體上是幸運的,就算是在最難過的日子,我的身邊也總有些貼心的朋友陪伴著。每每遇到不開心的事,一想到他們,或者在我身邊或者不在我身邊的他們,就覺得沒有理由再不開心了。在這個世界上,我是那麼的渺小,比我不幸的人大有人在,可是他們仍然堅強的活著,擁有那麼多的我又有什麼權利去放任自己的悲傷呢?所以,心裡面對於我的朋友們不是沒有感恩的,如果沒有他們,我想我就真的是天底下最可憐的可憐蟲了。 20歲以前,我在浪費青春;20歲以後,我在浪費生命。這是我對我迄今為止的人生的概括。20歲以前,我擁有最好的記憶力,可是我卻沒有能夠很好的運用,結果我學無所成,甚是慚愧。20歲以後,我追求著最純粹的夢想,可是卻把白日做的夢當成了所謂的夢想追求,結果我事無所成,更是慚愧。在以後的日子,也許還會有更多狼狽,但是我相信,我並不是一個人在走。同時,我願我的朋友們,都能安好。 文章來源:聰明悠然的BLOG |陳禾親子教育研究室 | 空谷幽蘭的BLOG |十萬蟬聲作雨涼 | Helping Hands |巴黎飛魚的BLOG | 魯稚的陽台 |關注艾滋--共享同一片藍天 | 養性堂 |Epiphany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