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0 Reads)
駕馭這逾千斤的龐然大物,躍過一人高的障礙,這是發自心底的本能,是祖先血脈的遺傳。這幾年,京城騎馬的人越來越多,馬術俱樂部也開了一家又一家,比賽也是一年多過一年,可是細看下來,情況並不那麼讓人滿意,以最代表騎乘技術的障礙比賽說,全北京能完成B級(1.25~1.3米)的騎手不超過二十個,再除去在京訓練的專業騎手,真正北京的,一個巴掌就能數下來。怎麼是這麼一個結果?原因諸多,早都有人總結了,歸納一個字,難!其實,這是認識上一大誤區,騎馬沒有那麼難,只要你把握幾個主要脈系,還是可以事半功倍的。  要明確目標,堅持訓練   有個故事,講一個人四十五歲開始騎馬,六十歲上了奧運會。這事真假我沒去考證,不過奧運會上五、六十歲的騎手有的是,有兩位七十多歲的世界級教練,現在還在馬上做示範,我見過一位八十歲老騎手的馬上片,動作簡明、質樸,透出的是一副鋼筋鐵骨。一句話,學習騎馬不在年紀大小,貴在堅持,堅持十次,你會覺著馬背不那麼顫了,堅持一百次,你感覺馬變得聽話了,再堅持下去,你就會想去跳障礙了。隨著你越跳越準,越準越高,有一天,你覺著和馬一起超越一米四的高度,體會到你倆一起「飛」在空中那種感覺,那遠不是只「刺激」兩字所能容涵的,你就再也不下馬了。   實際上,現在在北京堅持騎馬也挺容易的,你只要早上五點半起床,六點半你總可以騎在馬背上,騎上一節課,沖個澡,換上乾淨襯衫,八點半你就可以坐在辦公室裡了,而且一整天你精神抖擻;你也可以下午四點出發,五點上馬,晚上時間多,騎兩個小時。說透了,堅持的最大敵人就是你自己,現代人為應酬所拘,失去自己,凡到這時,有個觀點可以參考:騎馬是件可以伴你一生的運動,應酬那是過眼煙雲,吃來喝去,錢越花越多,身體卻越吃越空;堅持的第二大敵人是摔馬。摔馬確是對騎手的一項考驗,尤在初期。我以為策略上要做這樣的準備,一是不怕摔,只要按規矩做就摔不壞你;二是避免無謂的摔,因為百分之九十以上摔馬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。那幹嘛還要去摔?實際上,只要學員聽話,教練真正有經驗,很難摔馬。等堅持了幾百鞍時後,想摔下來也不那麼容易了。解決了時間安排,克服了恐懼心理,你就完成了學馬的心理準備。   選擇教練   目前國內沒有一部中文版的馬術系統教材,如果你讀不了英文教材,學習馬術就只能通過教練。一個好的馬術教練,應該具備騎乘、飼養、護理、裝蹄、鞍具裝備、場地器材、賽制規則等方面的技術知識和實踐經驗。事實上,國內符合這樣條件的教練很少,多數人有經驗,但知識不夠系統,而馬是個系統工程,運動馬又是這個系統中的頂尖,很多問題,你若不借助全面系統知識,就很難去判斷、解決,甚至根本無從發現。這一行裡,世界級泰斗們也都是自謙說只懂了其中一部分。所以騎手必須建立並不斷完善自己的知識體系。   一個好的教練,是正確起步的保證。我喜歡這樣的教練,經常變換訓練方法,你總覺到有新花樣,他善於用比喻來形容馬,能細心觀察到學員和馬的細緻變化;在你退卻的時候能鼓勵你,在你大意的時候即使提醒你。教練最重要的是引導學生的感覺,而學員一但選擇了教練,就應當相信他,騎馬靠的是感覺,你只有相信他,照他說的去做,然後從中體會,才能學到東西。學員和教練從一開始合作,就要有這個進度計劃。教練要把學馬的大致進程,這個系統的輪廓描述給學生,讓他們從一開始起步,就知道方向,從金字塔底一直能望到塔尖。   好的教練會教你練眼,用眼睛分析騎手、分析馬。開始時看馬就顧不上看人,或是看人顧不上看馬,相當時間後,你才能二者兼顧。初學者,一定要堅持攝像,這樣你在不斷分析自己的問題中,不斷看到自己的進步,獲取信心,同時又達到練眼的目的。   學習是不應該有疆界的,學員要盡可能接觸其他教練、騎手,特別是那些優秀騎手,和他們在一起分析錄像,聽他們說,檢查自己怎麼就看不出來,然後回家再去看,一個動作看十遍、二十遍,正常。有一點是明確的,一個動作看三十遍後,感覺比前二十遍強,再看十遍,感覺就更強。學員一定要利用這些手段,安全、便宜、有效,當這種馬下的功課和馬上的訓練在時間上達到一比一甚至更大時,你的訓練才會事半功倍。   有些俱樂部,技術力量不夠強,在那裡工作的騎手們自己還不能順利的完成障礙,可是有學員來了,他照樣敢擺上障礙開教,後果可想而知。這是學馬者一定要注意避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