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每次向朋友抱怨生活不如意,想做的太多,卻總是被該做的占掉名額,不同的朋友總會留下同樣的安慰:人的責任,就是做你該做的,而不是想做的。言下之意,想做的和該做的,就像人的兩隻耳朵,總佔據著兩塊陣地,沒法站到統一戰線上。而該做的,總是比想做的佔領道德或者理性的高地,所以,沒的說,先做那些該做的吧,別抱怨!   我的朋友柚子在一年前生下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,生活極其規律的她卻經常為一個未能實現的願望——學古箏,而耿耿於懷。這個願望隨著兒子的日漸長大變得更加遙遠。  「每次路過小區對面的琴行,我都會站定往裡面瞧一瞧,柔和的燈光下,一架架古箏、一個個撩撥琴弦的人影,靜謐的氣氛……」柚子正要陶醉在那些錚錚作響的樂曲聲中時,懷中的嬰兒卻突然會發出「嗯嗯啊啊」的聲音,好像是提醒媽媽繼續散步,好讓自己欣賞前面更熱鬧的街景。  回想當初,從單位請了10個月病假,柚子一邊安胎,一邊計劃起學習古箏了。  但是懷孕初期,柚子的妊娠反應就特別嚴重,腦袋昏昏沉沉,胃中翻江倒海,別說出門了,就連躺在床上都覺得難受。古箏?早拋到九霄雲外了。  孕中期,柚子又為自己制定了嚴格的健身計劃,一週一次孕婦瑜珈、每天堅持做體操和散步。愛忙活的她又把家務活包攬了下來。  其實,丈夫也勸她,家務不必親力親為,花錢請人做就行。柚子卻堅持,這是自己該做,一個妻子的分內事。當然,她也暗暗為自己的獨立能幹而自豪。  到了懷孕後期,柚子又忙著準備住院待產物品,採購新生兒衣物用品。為了省錢,她不辭勞苦,跑去商場踩點,記錄下嬰兒用品的型號價格,然後在網站上比較,在論壇裡請教。常常是一單交易從醞釀到購買,短則花費兩三天,長則一兩周時間。  最後,從頭至尾忙得不亦樂乎的柚子順順當當生下了大胖小子,母子平安。  如今,女朋友中間流傳著電子版《好孕寶典》,大家都佩服柚子的毅力和堅持,誇她把懷孕生子當做一項研究課題來做,碩果纍纍,這個研究生簡直做到了家。  柚子看著懷中酣睡的寶貝,說自己在為人母的喜悅之外卻仍有一份遺憾,什麼時候能把古箏學會,看來要等兒子長大了再說。  向左還是向右?人一生中大概要做無數這樣的選擇題吧。「想做的」和「該做的」有時候就像路標牌一樣矗立在岔道口,指示著截然不同的方向。  深夜11點,剛從一間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加完班的洋子慢慢走向路口,揚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準備回家。一靠上後座,洋子的眼皮就又酸又沉,滿身疲憊卻無法立刻入睡,這樣的感覺自從工作以來就如影隨形。洋子明白這不僅是身體的疲勞,更是一種發自心靈深處的衝突給自己帶來的倦怠。  洋子在一所綜合型大學念歷史專業,自小熟讀古典名著,直直的長髮一副黑色邊框眼鏡,把自己的古典氣質襯托得愈加溫婉得體。對文學和歷史頗為愛好的她一心想做歷史研究,但是家人卻並不支持她的選擇,理由是父母雙雙下崗在家,一家人拮据度日,而且洋子還有個弟弟在念中學,兩個人的學費都是從親戚那裡東拼西湊來的。父母滿心期望洋子能夠早日出道,掙錢養家。  一邊是心愛的專業,一邊是家庭的重擔,洋子也在這樣的岔道口不停徘徊,有時想索性自私一回,考上研究生再說,有時又為父母的操勞和無助而心疼不已,簡直想立馬就飛奔上班去。  「我不做犧牲,誰做犧牲?」身為長女,她最後不得不屈從於生活壓力,做出了決定。  於是,從大三開始,洋子忍痛放棄自己在校園文學社的負責工作,也退出了系裡一個歷史研究的課題項目,轉而報名參加了會計培訓班和英語口語強化班,一心一意學起了國際財會,為自己謀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做起了準備。  功夫不負有心人,洋子畢業後順利進入了這家國際性的會計師事務所,成為不少人羨慕的白領。在位於市中心一幢23層的寫字樓裡忙碌著,洋子心裡卻是意興闌珊,只求這一天快快過去,好在夢裡重溫那些詩文與典故。  「想做的」和「該做的」似乎天生一對冤家,標誌著理想與現實的衝突。  每個人的人生裡頭也許都有這麼一對冤家,時不時冒出來鬥爭一番,考驗著心裡的勇氣,掙扎著繼續或者推翻先前的選擇,給自己一個答案,然後繼續向前奔。